suzie

为了自我满足而诞生的粮(一)

这也只能算个草稿吧,等我改完,取个名在加上tag。
我X金闪闪

我对他窥探很久了

邻居远坂家不知道哪天来了个小白脸,我也是前几个月夜里下班回家匆匆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大衣的金发人影熟门轻路的进入远坂家才知道。远坂时臣对这人貌似很是宠爱,每次出门都不忘带上他,平日看远坂对他的语气都像对祖宗似的。可是这祖宗貌似并不领情,整天杂修杂修骂个没完。街坊邻里都说这是远坂从异域找的小三,“呦呵,看着标志的小脸,可比他家夫人好看不知道多少。”每次听闻街坊大妈诸如此类的话语,我会不忍心疼远坂家的夫人,和才年满6岁的凛;对这异域而来的少年也是诱生敌意,算了,我一个社畜这些大户人家的乱伦关系管我啥事。

不过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前几个星期。那天,我没上班,在家里看着打着最爱娜美小姐的攻略游戏,突然的门铃打破了我玩到兴头的乐趣。“谁啊,这么不看时机,”说着我赶忙穿上裤子去开门。
迎门而入的正是邻居家的小白脸,虽说平日活在二次元世界,满脑子的魔法少女和巨乳御姐,逐渐失去与现实生活女人打交道的兴趣。可这面前了然一位尤物,尽管穿着暴发户品味十足的白色大衣,但那双红宝石的眼睛和立体感十足的面庞足以让人铭记一生,灯光照耀在他金色偏淡的碎发上,他微带轻蔑的看了我几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美的像神仙,喉结不经意的动了动,傻愣愣的看着他出了神。
“盯着我做什么,被我的玉体迷的魂魄都飞走了吗?”略带嘲笑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静。
“这...这声音是从天上传来的吗?我是谁?我在哪?”我还没缓过神,直到那双凌厉无比的血红双眼使劲瞪了我一眼,我才惊醒。
我不禁打了个冷颤,不得不说,刚刚那感觉真爽。
“家里要做西红柿炒蛋,蛋没了,有吗?”
“有...有,进来拿吧。”
他毫不客气的脱了鞋,直接光脚进了走廊。
“厨房在哪,带我过去。”
“好好...好”
怪不得远坂时臣平时待他像个祖宗,长这么好看,脾气是真的祖宗脾气,不过,这么好看,有脾气也最多算是傲气了吧。我领着他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看着他弯腰拿了几个鸡蛋。话说回来,自从他进入这房间,我总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那种气息,就像是挑逗起来的欲望、沾染在香软胴体上的粘稠液体…我简直太熟悉了,就是我打黄色游戏,将自身带入主角,操着花龄少女,最后生产出来的白色颜料的气味—欲望的气息。
一种罪恶的幻想在脑海里的浮现,那小三被我压在床上,撕开这品味糟糕的大衣,修长洁白的双腿被粗鲁地拉开,脸上带着潮红和沉溺在被玩弄快感中的媚态…

操!我在想什么?!我摇了摇头,强行把思绪拉了回来。哈..哈,我也最多算个死宅,还是个爷们,怎么可能会被这个小妖精勾了魂。

直到我看向了,胯部的突起。

卧槽!我他妈硬了?!我赶忙缩缩屁股,把这碍事的棒子好好隐藏到裤子的褶皱里.。还好,日常在家里打娜美游戏的时候我都穿的宽松裤子,比较方便,娜美姐姐万岁!果然吧,我喜欢的是金发美女,胸前有两坨肉的,怎么可能会是个男的。

天呐,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拿完鸡蛋为毛站着不走?被他发现了吗??该死...

“那个....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起来了,西红柿炒蛋,不只需要蛋,还要番茄....”

喂!这个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看字面意思就知道它还需要番茄啊!长这么好看,难不成是个傻子?!哦..哦↘️哦↗️,傻傻的,还有点可爱嘛。

我缩着腰,帮他又从冰箱里拿出几个西红柿递给了他。

“这么多,够了吗?”
“唔...够了。”

当我步送他到玄关处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又是那双红的发亮的蛇瞳,他饶有兴致的盯着我。

!!!

难道我别扭地走路姿势暴露了吗!


“吼↘️↗️,被本王迷的神魂颠倒了吗,突然对你这杂修,感兴趣了呢。”










萤之光

鸣人没有晕死过去 ,夹杂着冰凉的雨水,他感受到一滴滚烫的眼泪从他的脸颊滑落。雨声淅沥,一对柔软的唇肉,轻轻贴着他的双唇,下一秒却匆忙滑过,鸣人想到樱花在水上泛开涟漪的感觉。
あなたは何も言わず接吻を残して
你一言不发 只留下残吻

火伤つくまま うなずいたね
遍体鳞伤 低声呻吟

“该死,睁不开眼”
鸣人愤恨想着,他多想用尽一生的力气去抱紧这个即将离他而去的人,用更热烈的方式给予他回应。
“你又要离开我了吗?”

哀しきほど命 揺らめいていた
生命愈是哀伤 愈是静静摇晃

SHA LA LA いつかきっと
SHA LA LA 总有一天

仆は手にするんだ
我会把你紧紧握在手中

はかなき 胸に そっと
在虚幻的心中 轻轻的

ひかり 燃えていけ
点燃光芒




深夜真是个抒情的好时段啊,真的越听这首歌越是觉得是给鸣佐这两个人写的,太像了,真的。莫名的想哭

无论时隔多久只要看到他的第一眼,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沉沦进去了,我果然还是很喜欢你啊